? 第四百四十九 浮山内鬼 - 君临全文免费阅读 - 新笔趣阁 yabo21,yabo88狗亚体育app下载地址,亚博网
?新笔趣阁 通过搜索各大yabo21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yabo21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战雪先是不解,半晌之后才领会了岳羽的意思,眼里顿时透出了狂喜之色。[随_梦]yabo21WWw.SuiMеng.lā

岳羽笑而不答,又拿出了一块上好的魂玉,将自己对这十御伏魔剑阵阵图的所有推演结果和自身理解,全都以神识灌入其内。

这些关于内中符文的构成及推动运用之法,可称是庞大之至,一直到三宏钟后,岳羽才将之完成。顺手丢到战雪的手里。岳羽的眼里。已是浮起了几许期待之色:“可有办法,在三天之内,吃透这十张阵图?。

战雪知道岳羽指的不是这魂玉之内的东西,而是这十御伏魔剑阵本身,能否催运自如。想了想之后,便重重嗯了一声道:“如果暂停那边灵阵的推算,雪儿可以勉强办到的,不过这阵图若是给雪儿用的话。那少爷你该怎么办?”

岳羽心丰微暖,拍了拍战雪的头。而后便再次望向了浮山宗的顶部。

说起推算能力的话,本就是巫神之身,神魂又联系大衍灵阵的战雪。只要学会他如今会的那些阵道知识,其算力更要远在他之上。

其实若非是他手里,并无其他的布阵器具,便连那套仿九策玄昊签。都想交到战雪手中,而这套十御伏魔剑阵阵图,在战雪手里,所能发出的威能,也要超出他至少三成。更可以弥补她如今法宝的不足。

至于他自己,有玉皇龙獭镇在手。又有风牙剑与音牙刀护身,已是足够自保。此外那三妙如意雷针。即便是到至今,战力也是很不错的。几乎可以相当于二品的法宝。

而如今还要加上个龙雀扇,此宝在他手里,威能不逊色于世界任何存世的玄兵法宝。

再多一件十御伏魔剑阵图,虽也有些益处。却是远不如在战雪手里。更能发挥功效。

思及此处时,岳羽的双目已是逐渐聚焦,当前方那整个浮山,在他视野里逐渐清晰之时。他的面上,也透出了一丝感慨之色。

记得当年来时。他虽是本身并不怎么喜欢此处,却也是对日后的修真生涯,有些期待。断断未曾想到。之后会发生那许多事情。此刻更是以浮山宗大敌的身份。站于此处。

然后片刻,岳羽的眸子里,又透出了一股强烈杀机。岳渊鸿临死之前,他可是对浮山宗上下数千人坐视之况,记忆忧新!

一即便是他们本身,与岳渊鸿无关,在他的眼里,也是判入到可杀之列!

还有那日后逃走的况云华与廉立。若不将这两人打下地狱,为岳渊鸿陪葬,他心内实是难以甘心。

这次围聚浮山宗山下,虽是有诸宗人手可以使用。不过若他所料不差,农易山必定会是英慎起见。选择先行布阵,准备就绪之后再行攻山。一方面固然是为增加胜算,降低此次攻山的死伤。一方面,却是继续等待凤霞山脉各大宗门抵达,逼迫诸宗站队。

一等到这一切完成,那应是四日之后,正是战雪,将十御伏魔剑阵阵图,驭使自如之时!

而便在这时,他心内忽有所觉,眉头微凝着望向远处。只见一位散修打扮的道人,正领着几个相貌各异的修士,向农易山那边疾驰而去

本身并没有特别奇异之处,可那为首之人,岳羽却是很早之前便已认识。正是陈冬,几年前为偿还岳渊鸿的人情。暗助他一臂之力之人。

“他来做什么?”

岳羽心里是暗暗好奇,心里面更浮起一股阴霾。记得那日在下饥山将其俘获之时,他便曾传音戚奉节,替此人说情。

也在当日,便将此人放走。为何这时候,又找上门来?

眼见着那陈冬的身影,已到了农易山的身前,正拜服于地,说着什么。岳羽便也一个闪身,来到了农易江 的身旁。这时正好望见,此玄汇聚的众多元婴金丹修士,随农易山的手势而退下。

岳羽的双目,顿时戾芒微闪。目光凌厉如刀般,望向了地面的陈冬。几乎本能的感觉,此人接下来的所言,必定会是违他意愿之事一

早知如此,当时便该令这陈冬,在下饥山多呆些时日的,

※※

“陈道友,你的意思是说,贵宗愿意归附我宗?”

农易让。负手而立,面上初闻陈冬之言的讶色,已然尽退。换上的是一副似笑非笑,又夹带着几许疑惑的神色:“据我所知,贵宗的宁乾坤,宁掌教,可非是轻易服输,愿意屈居人下之人他的雄才大略。怎可能就这么认输。” 心

“掌教真人误会!”

陈冬头顿于地,似乎是感忽到岳羽那冰冷视线,正一脸的冷汗:“宁乾坤乃是我宗罪人,此次冒犯广陵宗天威,便是他一意孤行。门内多数弟子,早已心生不满。渊鸿师侄之事,更令其人心尽失。只是他眼下执掌大权,又手握玄阳太极图。我等无奈其何,只能借广陵宗之力除之。我宗:位元婴长老,必定竭力相助!我浮山数千弟子,亦愿”

“这口才倒是不错!若是我一人之事。说不定我便准了。浮山宗能崛起于北荒,果非无因,确实是有些人 农易山先是面弈赞许之色,然后当目光扫了岳羽一眼之后,目光已是变得冰冷无比:“此事我恕难答应,此次若不尽诛浮山上下,如何彰我宗之威?”

岳羽顿时一阵讶然,略带感激的望向了上首,他知道以农易山的性情,应该多半是会应下此事居多。即便是担心他不满,向自己转问一句,便可化解。他岳羽总不可能为一己之私,而使自己同门做无谓死伤。再说这浮山宗的效力,言语间虽不可靠,但若农易山使些手段。还是能免除后患,得其助力。

却实万万是未曾料到,农易山会断然拒绝。此中缘由,多半是为了自己之事。

陈冬面色惨白,身后几人,更是神情黯淡。眼透绝望之色。随即陈冬忽然目光微亮,转身向岳羽所立的方向拜服道:“岳道友,我与渊鸿素来交好!被人打落金丹境界之后。虽是处境艰难,可对这浮山宗,仍是爱之至深。这次渊鸿之所以自绝生机,固然是为免让你为难。也同样是心知若我宗之人沾他之血。则我浮山宗上下,必定没有幸理。请道友看在渊鸿面上,饶过我宗这数千挑性命

岳羽面无表情,冷冷看着前面浮山,一双黑色的眸子,更显深邃。当日那誓言,他确实是想着为保岳渊鸿一命,却也的确是促其早早自绝于他眼前。

也正是如此,岳羽对这浮山宗,更为痛痕。

“道友,渊鸿这些年他虽是常年闭关,偶尔却也会打听道友之事,平素都引你为傲。还请成全渊鸿他意欲护佑宗耳的拳拳之意!”

说到这时,陈冬再次俯身一拜道:“渊鸿还有几个弟子,都是他最亲近之人。这次一并被宁乾坤拿下。囚于刑殿之内。我等前些日子已是冒死,护住了他几人的性命,稍后便可带来道友面前 ”

岳羽双手握了握,眼内的光泽闪烁不定,似是在权衡迟疑着什么。

便在他的目光,逐渐变得冰冷之时。却见农易山忽然伸手一招,将一口传讯飞剑那在手中。先是神情微怔,然后便若无其事的,将之收回到袖内。

而望见此幕,戚奉节等人皆是眉头一挑。岳羽亦是双眼微微眯起。这传讯飞剑虽是样式平平无奇,速度却比平常的此类飞剑快了近二十余倍。显是本身的品阶在三品之上。又被人以力催动。内中所含的信息,必定非是小事,方才他也亲眼望见,农易山目内一闪而过的震惊之色。

凝思了片匆,岳羽终于退后一步。再次冷冷瞪了神色惊喜的陈冬一眼。

农易山见状,却是微微凝眉:小羽,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与今日浮山宗之事无碍。”

岳羽心中微暖,还是摇了摇头:“弟子拜请掌教师祖再考量一二,算是了结我那高曾祖父最后遗愿!”

“既是如此,那便算了!你家的那老祖宗,对我广陵宗也是有过大恩的。除你之外,记得于维师弟之损早年网结丹之前,亦曾机缘巧合。蒙他救过性命。既是临终心愿。那这因果,不能不做了结 。

岳羽顿时一阵恍然,心忖当年他入广陵宗时,沈如新所言的于师叔。果然便是此人。

农易山这时却又转向了陈冬。依旧是不置可否:“空口无凭,我如何信你?”

陈冬微微凝思,便毫不犹豫地再次顿首:“我等可先破坏浮山之内法阵,若有机会,亦可帮贵宗拿下宁乾坤”。

“那么若是贵宗降而复叛,又当如何?你们浮山宗那几位长老,可愿以神魂立誓?”

见陈冬的脸上,稍露难色。农易山顿时微微摇头:“就说我答应了!不过若欲我饶过你们浮山,还需把事情做出来再说。一日之内,若无动静,我宗便会动手攻山”。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